<sup id="ah7qq"><meter id="ah7qq"><small id="ah7qq"></small></meter></sup><div id="ah7qq"></div>
    <em id="ah7qq"><menu id="ah7qq"><small id="ah7qq"></small></menu></em>

    <div id="ah7qq"><span id="ah7qq"></span></div>
    <em id="ah7qq"></em>

    <sup id="ah7qq"><menu id="ah7qq"></menu></sup>
    <dl id="ah7qq"></dl>

    <dl id="ah7qq"><ins id="ah7qq"></ins></dl>

    政协委员警示:国际形势很严峻,我们的基础研究不能这么干

    来源:微信   发?#38469;?#38388;:2019-03-11 14:35:36 
    分享到

   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?#39029;?#20110;?#28798;?#22269;发展的恐惧,正千方百?#39057;?#38480;制?#38469;?#36755;出,防范中国科技发展,阻挠中国经?#20040;?#20013;低端向高端迈进。他们?#28798;?#22269;高新企业的限制、围堵给我们敲响了警钟,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,关键核心?#38469;?#26159;买不来的。


    中兴事件、华为事件、中国科学家饶毅赴美参会频遭拒签,“张衡一号”中国专家集体被美国重量级会议拒绝,世界面临百年?#20174;?#20043;大变局,一系?#24418;?#32469;着中国科技发展所发生的意外事件,显示出中国科技发展正遭遇严峻的外部环境。

    微信图片_20190311143438.jpg

    “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?#39029;?#20110;?#28798;?#22269;发展的恐惧,正千方百?#39057;?#38480;制?#38469;?#36755;出,防范中国科技发展,阻挠中国经?#20040;?#20013;低端向高端迈进。他们?#28798;?#22269;高新企业的限制、围堵给我们敲响了警钟,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,关键核心?#38469;?#26159;买不来的。”


    这是全国政协委员、江苏省政协副主席、中国科学院南京分院原院长周健民,3月5日在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政协小组讨论时,忧心忡忡的表达了他的观点。


    他还指出:


    我们习惯于快速的引进,习惯于跟班式的研究,习惯于表观数据的评价。但当我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,成为西方发达国家限制、甚至是重点打击对象的时候,还沿袭着这些方式就会贻害无穷。


    (科学界)所谓的紧跟国际热点,只不过为国际前沿理论作无关紧要的修补,有一点进展便自称“重大突破”、“国际领先”,这种急功近利的科研模式看起来很繁荣、很热闹,?#20174;?#25552;升原始创新能力的方向背?#34013;?#39536;。


    因此他呼吁:


    科技及科技管理部门和人员都应远离急功近利思想,摒弃浮夸作风,让科技创新活动真正回归理性;(政策上)要大幅度提升基础研究?#24230;耄?#25913;变只以项目形式?#24230;?#30340;方式,扩大稳定?#24230;?#30340;比重,?#20040;?#20107;基础研究的科技人员能静下心来做研究,而不必花费大部分时间用来跑项目、写申请。


    3月5日,在北京望京昆泰?#39057;輳?#21608;健民委员在小组发言结束之后,接受了《环球时报》记者的专访。


    《环球时报》:周委员您好,您今年的提案犹如警钟响起,闻者清醒。您为什么表现出了担忧?


    周健民:我一辈子?#38469;?#20570;科研的,我当过中国科学院南京分院的院长,对科研的情况比较了解,而且我有这?#25351;?#35273;也是很久了。


    现在不一样了,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强调的是高质量发展,中国对关键核心?#38469;?#30340;需求从来没有现在这么强烈过,而恰在这个关口上,中国的?#32469;?#24341;起了西方发达国家的恐惧感,这个时候也是国际上?#28798;?#22269;最为限制的时候。


    《环球时报》:您的提案聚焦的是基础研究,基础研究在这个阶段面临着什么?


    周健民?#26680;?#26159;中国科技发展的基座,没?#20852;?#30340;支撑,中国科技发展无从谈起。基础研究跟?#35805;?#30340;应用研究是不一样的,它是原理性的研究,在此基础上才发展起来应用科技。而后者能够迅速转化为产品进入市场产生商业效益,所以整个社会非常关注应用科技,?#28909;?#36807;去国际上的一些中低端?#38469;酰?#20013;国企业可以买过来,迅速转化为产品;但现在不行了,高新?#38469;酢?#20851;键核心?#38469;?#20080;不来了,也没人卖了。


    没有基础研究就没有原始创新,就没有高新?#38469;?#30340;突破。遍查全球各个科技大国,无一例外,没有一个国家不是以基础研究起家的。日本过去注重应用科技,奉?#24515;?#26469;主义。但是之后,日本也实施了新的科技发展计划,强化了基础研究。因为他意识到了最关键的?#38469;?#26159;买不来的。日本目前的科技发展计划已经产生了非常好的效果,本世?#22270;?#20046;每年日本就向全球贡献一位?#24403;?#23572;?#34987;?#24471;者。这值得我们去参考。


    基础研究需要长时间的积累,才能够实现突破。目前我们在基础研究方面面临的国际形势很严峻。因为我们的传?#25104;?#20391;重点是放在?#38469;?#30340;应用层面上的。所以我就很着急,我们国家到了这个阶段,应?#20204;?#35843;基础研究,需要加大研究力度。这是我们目前整个社会发展的唯一的路径。


    但是,基础研究做不好,就是对未来原始创新和关键?#38469;?#30340;产生会产生重大深远的影响。物理、化学、生物、航天,各个科研领域?#38469;?#30001;基础研究到应用研究的过程,基础研究是整个中国科技发展的一个基座,这个基座打不好,说不好听话影响整个国家的科技素?#30465;?/p>


    《环球时报》:您在提案中指出了科研界存在的一些问题,背后产生的原因是什么?


    周健民:?#20013;?#30340;?#28304;?#26032;标准的理解和评价,就是看谁发表的文章多?#31361;?#21462;的专利多。研究人员有了论文就带来各种“人才”头衔,就能获得更多项目,就可?#28304;?#20215;而沽。不少人对名利的?#20998;?#23436;全掩盖了科学的本真。正因如此,大家都靠向容易发论文、论文影响因子高的领域,而跑偏了方向,忽略了长期的坚守,搞乱了整个科学体系。实际上,没有基础研究的长期积累,就不可能有原始创新和关键?#38469;?#30340;重大突破,就会受制于人。


    所以科研人员不要整天围着项目转,特别是基础研究人员,他们应该有一定的自由度。


    但是如果没有项目,这些基础研究人员就没有了经费,没钱买仪器,甚至收入都会受到影响。


    《环球时报》:您觉得我们现在是不是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,并在解决呢?


    周健民:我觉得现在应?#20040;?#22810;数人可能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,我想在不久的将来,国家?#19981;?#37319;取一系列措施,来针对这种情况来改变这个现状,我只不过提出来,就是要呼吁大家要尽快意识到这个问题,来采取更加积极的措施来推动这个事情。


    上午的《政府工作报告?#20998;?#20063;提出,我国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科技人才队伍,中国的科学家?#28304;?#26126;和勤奋著称于世,只要有正确的方针指引和政策引导,我国的科技人员一定有能力为国家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,为世界科技进?#33014;?#25171;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更大的贡献!

    该文章来源互联网,如有侵权请联系?#22659;?/p>

    查看原文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RaNil8uQgysN1CkCW-8o0w


    Copyright ? 2004-2014 hycfw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山东海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   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
   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    x
    3d走势

    <sup id="ah7qq"><meter id="ah7qq"><small id="ah7qq"></small></meter></sup><div id="ah7qq"></div>
      <em id="ah7qq"><menu id="ah7qq"><small id="ah7qq"></small></menu></em>

      <div id="ah7qq"><span id="ah7qq"></span></div>
      <em id="ah7qq"></em>

      <sup id="ah7qq"><menu id="ah7qq"></menu></sup>
      <dl id="ah7qq"></dl>

      <dl id="ah7qq"><ins id="ah7qq"></ins></dl>

      <sup id="ah7qq"><meter id="ah7qq"><small id="ah7qq"></small></meter></sup><div id="ah7qq"></div>
        <em id="ah7qq"><menu id="ah7qq"><small id="ah7qq"></small></menu></em>

        <div id="ah7qq"><span id="ah7qq"></span></div>
        <em id="ah7qq"></em>

        <sup id="ah7qq"><menu id="ah7qq"></menu></sup>
        <dl id="ah7qq"></dl>

        <dl id="ah7qq"><ins id="ah7qq"></ins></dl>